无锡山禾集团有限公司

九大热点前瞻解构药品零售业新挑战


  对于我国药品零售业来说,2018年是一个有着特别意义的一年,一方面我国改革开放迎来40周年纪念,而药品零售业的大发展正是改革开放政策的结果;二是我国新医改进入第十个年头,这十年药品零售业可以说是喜忧参半。新的一年,面临很多难得的机遇,同时也承受着竞争更激烈、合规发展等巨大挑战。

  一、合规经营成为头等大事

  合规经营将是2018年药店面临的最大考验。

  对药店来说,合规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四个方面:一是已成为常态的GSP飞行检查将越来越严格,第一批飞检国家队已经组建,各地料将先后成立类似专业队伍,最终实现全天候无缝覆盖;二是以《广东省开办药品零售企业验收实施标准》的发布为标志,各地监管部门将逐步提高药店新设标准,未来的门槛会越来越高;第三,消费者安全用药、自我保护意识越来越强,对药店经营与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第四,漱玉平民、健之佳两家知名连锁年前年后IPO发行暂时受挫,也向业内传递出监管趋严的明确信号。也就是说压力是全方位的,从根本上抓好合规经营是头等大事。

  合规经营包括了药店管理经营活动的全部流程,从经营管理、营销活动,到人员资源、计算机系统以及药品质量乃至财务行为等等都必须合规。在宏观、微观等层面基本达到合规要求,对药店的管理、人员等提出严峻挑战。

  二、处方共享平台或成热点

  处方药是各药店无不垂涎的巨大蛋糕。

  在连锁药店与处方外流之间,只差一个平衡各方利益、方便运转的处方共享平台。目前药店要做的就是联合主管部门、医疗机构、上游工业等建设一个符合要求的高水平处方共享平台,然后等待政策的东风吹来。

    2017年初国办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13号文”),从根本上破除了以药养医机制的合法性,给了医药分开这把尚方宝剑:门诊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购药,医疗机构不得限制门诊患者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同时推进互联网+药品流通,推广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等新型配送方式——看,连医药分开的实操方式都想好了。

  对药店来说,目前看得见的处方外流有三条通道:一是传统的实体药店卡位,即药店选址靠近医疗机构,配备执业药师、提供专业优质服务截留处方;二是借助医药电商通道,即所谓的网订店取网订店送;三是争取电子处方,通过新建处方共享平台分流或承接处方外流。前两个已经实施,2018年重点看电子处方共享平台。

  由于电子处方契合互联网+,便于流转与监管,业内公认电子处方共享平台将成为处方外流的主要载体。以先期试点的成都市为例,截至201711月该市有103家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共4346家门店开展电子处方试点工作,开具电子处方504.3017万笔,未发生一例纠纷。另一试点的广西梧州,梧州百姓连锁与梧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合作启动的处方信息共享平台直接连接院内HIS系统,医生开方经审核后直接上传共享平台,患者凭取药码短信即可到药店取药缴费,实现了医院、社保个人账户、药店三方信息的互联互通、实时共享,今后有望成为样板在全国推广。

  三、药店试水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未来将成为实体药店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无论是作为吸引眼球的噱头还是提高专业服务的手段,新的一年人工智能会以各种形式亮相药店。进入药店,欢迎顾客的或许就是相貌姣好、声音甜美、百问不厌的迎宾机器人,药品咨询、收款等均将人工智能化,大数据的深入挖掘与应用将使顾客在药店提供的基于海量数据、会员档案等基础上的个性化服务方案中找到真正上帝的感觉。

  四、区域龙头并购区域龙头

  过去的一年,药店圈并购此起彼伏,尤其是包括新上市的大参林在内的四家上市药店纷纷出手,通过并购重组开疆拓土,壮大了自身实力,可以说是并购的最大获益者。但截止到目前,药品零售业的并购还都是大吃小,强并弱,并购额大多维持在1亿元上下,较大的几笔并购有一心堂以4亿元并购海南广安堂100%股权,老百姓大药房以3.4亿元收购兰州惠仁堂65%股权等,没有出现10亿元量级的大手笔并购,也没有区域龙头并购区域龙头的情况。

  经过前期试水或练手,无论是整个行业还是具体操盘的药店,都具备了并购大型连锁的实力,2018年药店并购的势头将延续并在规模上升级,或许将出现大型连锁并购大型连锁、区域龙头并购区域龙头或者大型连锁之间、区域龙头之间强强联合、深度合作的情况。强者恒强,这对于整个行业的完善以及产业集中度的提升,都是有利的。

  大型连锁并购大型连锁、区域龙头并购区域龙头能否成行,关键在于领导者观念。有些创业者、创始人开办企业如同养育儿子,一朝被并购了就如同自己的孩子被抱走一样。这种观念是不正确的。如果觉得被并购有失颜面,不妨采取出让部分控股权或强强联合的方式。总之,利益最大化是最高原则。

  五、药店重组借壳上市悬念

  并购重组的目的在于做强作大,做强做大的目的之一是首发上市。但201712月底、20181月初漱玉平民、健之佳先后主动申请终止IPO审核,给了排队等候IPO以及其他拟上市药店以深刻反思。不管是出于基金入股等外部原因还是自身战略调整等内在需求,终止审核就意味着拟上市药店在人力、财力等方面的巨大投入(上市公司平均发行费用一般在5000万元左右)化为乌有,完全作罢显然不甘心。

  除了像漱玉平民在间隔一段时间后重新公布招股申请书,较好的选择就是并购重组、借壳上市。借壳上市也是目前我国资本市场速度更快、对企业自身要求相对低一些的主要方式。国外的资本市场亦是如此,九洲大药房当年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走的就是借壳上市的曲线救国之路。正因为如此,2018年我国A股市场应该不会出现药店股颗粒无收的情况。

  六、重规模,更重效益与内涵发展

  近几年我国连锁药店一直走的是外延扩张重于内涵发展的主流道路。

  这是由于在药店竞争发展到规模竞争阶段,外延扩张对提高规模与竞争力更直接、更有效,更受市场认可,其投资回报也更高。随着药店竞争向纵深发展,当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就要既注重规模,更重视效益与发展内涵了。

  上市以来尝到并购扩张甜头的云南鸿翔一心堂敏锐地感受到这一点。对今后的并购扩张,阮鸿献董事长的锦囊是顺势而为,随机应变。所谓顺势,无非就是药店竞争更加激烈、各区域龙头要上位为全国龙头,必然会在部分热点地区发生短兵相接之势(尽管阮鸿献也曾明确表态未来5-10